saizy

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,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。

©saizy
Powered by LOFTER

3分25秒的那5秒和声真是惊颤。故乡低吟,浸在水里的希望,亦幻,易灭。这就是战士的信念吗?梦幻仅有五秒,下一瞬就刀枪怒吼,战马嘶鸣。

一个梗

冯骥才写过一篇《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》,高女人死后,矮丈夫没有过多的悲伤表露。但是在撑伞的时候,他无意识的把伞举的很高很高。

我觉得太适合团兵了,想想自己怎么又把my团写死一次哦。so有没有哪个太太能要这个梗哇😂

【莫韩】可能

我欠他们一个HE(crying)

副cp团兵

调查兵团这次的优待可以说是最好的一次,也是最窝囊的一次。身着华服的贵族们,带着油腻的微笑跑来和你敬酒。恶心,愤怒,愤怒以及歇斯底里的怒吼像是要被宣泄。隐忍,忍受这烈火燎原班的怒意与不平。韩吉不掀眼镜,手指紧紧抓着酒杯,一杯一杯往胃里灌酒。眼前一片模模糊糊,影像隔着玻璃在虹膜上投射出一种诡奇的幻景,看不清真实,多好。韩吉觉得这样就很不错。

满身横肉的女人,媚态极妍,甩着腰走过来搭讪,脸上是不可一世的可笑神态。声音却像粪坑里拖出的钱币的叮当声——臭烘烘。“你们调查兵团真是立了大功,多亏了你们,伯爵的土地才没有遭受损失。。。啊,没有了乱民,多么和平...

【团兵】旧阳光

小镇上新开了一家酒吧。

酒吧面积不大,人气却很高。开业的那一天,店门口的小片空地上摆满了各种朋友送来的鲜花。两个店老板,身高相差很大。高大的金发男人站在店门口,微笑着招呼着每一位到场的客人,一边小个子的黑发男人则交叉双臂,倚在门框边,板着的脸看起来非常严肃,但眼中的一点柔和却也体现其心中的高兴。

这两个人是一对恋人,据说才刚刚交往三个星期。至于开店的原因,恐怕答案就在门外招牌边那块小黑板上面。小小的板面,用粉笔写着“红茶供应”四个大字,占了整块黑板的三分之二,在下面才挤着酒吧供应酒品的名字。店内的橱窗上也空了好大一块地方用来专门放置各类的茶具。这对恋人中至少有一个有很重的茶瘾。

我坐在柜...

【利威尔】晨


天还没亮,我睁着眼,一点一点,描绘他的轮廓。

黑暗里辨不清方向,只能够想象,他的发,他的眉,他的眼,刚毅的鼻,善言的嘴,他的下巴,脖颈,手臂,身躯,他身上的气味,混杂着血汗以及泥土,还有他拥抱时透过的,安定的体温。

胸膛抵着胸膛,带着震颤。我多想伸出手,顺着他流动的血液,移动,一直汇送到心脏。

不敢。我的手太冰,一触碰,他就得张眼。

天还没有亮光,血液没有拭干。呐,埃尔文,在许诺的世界没来之前,你的眼千万别张。

我是你的剑,要你来解我的渴。我挥至黎明,等到阳光来临,变成蒸汽,向上蒸腾,什么也没留下。

没有别的法子,至少现在,你在我身旁。

晨啊,晨。

在你来临之前,别让这份幻想破...

【团兵】离

来源自北岛的忠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时候一切都是最初,黑暗中冥冥有光亮起,沸腾,燃烧,埃尔文靠近他,手抵胸膛,像是熟知一切途径,像一把旧钥匙,在心的位置,从此打开了他一生的命运。

那么之后呢,内心放空,之后他有了信仰;一路向前,之后他有了同伴;浴血挥刀,之后他失去了战友;咬牙拼杀,然后他失去了埃尔文。

他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的有力,手中空空,却好像有着一切。

他一路追,大步狂奔,风驰电掣,终于牢牢追上了埃尔文的脚步。

埃尔文,他就在身旁。

他不是孤身一人。

利威尔看他闭眼,脸上干干净净,连棱角都被柔和了,利威尔想问问他是不是看见了海。

他知道自己脸...

【团兵】依存 1-3(弃)

第一次的文,实在不行。留在这做个纪念––18.6.11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想,我曾是见过你的。

在那个遥远的年代,咆哮的迷雾之中,追寻着稀薄的晨光。你我并肩同行,面对战火,许下诺言,发下重誓,然后在下一个路牌,沉默的告别。你行将渐远,我迥然独行。

我遇见你,失去你,送别你。而在不远的将来,我仍会再遇见你,在城墙之外的地方。 

某时某地,我们终将重逢。你逆光而立,向着我张开双臂,任凭着怀中阳光泄了满地。脸上的笑容熟悉且温柔。那时你亦在想,你曾是见过我的。

然后我们相拥于满地的灿烂中,唇齿相依,阳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