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-balloon

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,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。

©He-balloon
Powered by LOFTER

【团兵】依存 1-3(弃)

第一次的文,实在不行。留在这做个纪念––18.6.11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想,我曾是见过你的。

在那个遥远的年代,咆哮的迷雾之中,追寻着稀薄的晨光。你我并肩同行,面对战火,许下诺言,发下重誓,然后在下一个路牌,沉默的告别。你行将渐远,我迥然独行。

我遇见你,失去你,送别你。而在不远的将来,我仍会再遇见你,在城墙之外的地方。 

某时某地,我们终将重逢。你逆光而立,向着我张开双臂,任凭着怀中阳光泄了满地。脸上的笑容熟悉且温柔。那时你亦在想,你曾是见过我的。

然后我们相拥于满地的灿烂中,唇齿相依,阳光明媚,一如当年。

 
 

 

1.

看见那个男人第一眼的瞬间,迷惘占据了他大部分的神经。

他看见男人下了车,展开的四肢修长匀称。面庞英朗,透着石膏般模糊而又完美的白。金色的头发梳的服帖,耀眼的竟令他不由愣神,迷茫中生出些许迫切,从心中升腾而起的焦躁情绪悄然间包裹了全身。

他默然站立原地,眼睛微眯。转头之间四目相对,眼神清朗深邃却又不可自知。

如大海般沉静的湛蓝,看不透彻。瞳孔中折射出的无边的温和,乘盛的细小波光中荡漾着层层笑意。仅仅是这般无言的对视,却让他不由自主的沉溺其中。

 

 

 

2.

利威尔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,天上正下着细小的雪子,混杂着雨水飘荡在空中飘荡,如砂砾般打在伞顶,细碎而密集。

天空低压着,绵延的云层铺张开浓重的灰。沉甸甸地伴着周围林立的水泥钢筋,正是这座城市一般的不近人情。

他放下包,呼吸之间面前形成一道白色屏障,将其与外界分隔开来。僵硬的站住路旁,利威尔望着面前凝塞的车道,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烦躁。

公司给他派发的住处在偏远的市郊,及下车时他才知此地偏僻。远处是零零散散的灯光,面前黯淡的小楼伴着门外明晰的路灯,安静孤独的伫立。

 

走进这对一个人来说显得过于庞大的单身公寓,他打开灯。白光亮起的一瞬,疲惫感如同潮水汹涌而来。放任自己跌进沙发,手机上却赫然显示出韩吉的未接来电。他没打算拨回去,直接将其搁在一边。

光线刺眼。闭上眼,尘封于脑海深处的记忆又现于眼前。他仰着头,直视头顶的灯光。昏沉之间,生理性的泪水兀自留在脸边。

 

这便是他日常的生活。早晨他乘车上班,由于调任,新配的工作只是机械性的运作,冗杂到让人反感。常常等到事情办完,已然早过了下班的时间。走着街灯的影子回到家中,将屋子装饰得灯火通明,身处其中却是无尽的孤独。难以入眠,望着明亮的白灯。四下寥落。

 

在此地,连时间都要以“次”来计算。他还记得韩吉来过两回,带着巨大的慰问物资如同救灾。莫布里特在一旁气喘吁吁的帮忙提着包,偶尔会在他们的谈话间插上一句,更多的时候则是应和着韩吉的毫无形象可言大笑,却能够给予给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安闲。

 

对这座灰白城市的记忆就仅限于此了。更多的时候他一人独处,日夜辗转之中,内心被坚硬渐渐包裹,覆盖起冰鳞,变得强大。

这样下去,从此他变得无懈可击也会说不定,

事实证明,日后发生的种种,正如一团温暖的火焰,行进之间透着柔情,亦令他坚冰般的防御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痕,潜移默化中慢慢消融,渐渐交汇了成一片深而湛青的汪蓝。

 

3.

美好的故事大多都有一个美好的相逢,譬如一个饱含着爱慕的轻吻,一件简陋温暖的披风,或如一朵朝阳般热切的玫瑰,流溢下满桌花瓣,亦可如午夜钟声中匆匆留下的那只高贵又卑微的水晶鞋。

往往是一眼定情,便付了终生。王子与公主原地相拥,比翼鸟一般的甜美,倾尽了所有的温柔。

可是这是发生在两个骑士之间的故事,抑或说,双方都成为了彼此的守护,这其中少了甜蜜,多了曲折,会面也不如童话那般美好,真要说的话,用“糟糕透顶”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有时利威尔会回忆起那个潮湿的上午,是以前从未留意过这座城市的常见天气。可就是与男人相遇的那一天,利威尔从此无可抑制的喜欢上了雨天。

 

酒会从来不是他擅长应付的东西,尤其是在这种陌生的场合里。以前身边都有着韩吉替他打圆场,佩特拉也知晓如何从上司的细微动作中有所察觉从而推辞让就。现在利威尔只身处于其中,周围都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以及虚假逢迎的客套场面,只令他感到了厌烦。

那时候他还不懂得什么叫做适可而止,面对递上来的酒杯毫不推辞,彻彻底底的行动派,长久的沉郁似乎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,别人是半推半就留有余地,他是较真实干不留情面。偏偏他又是醉的不动声色的类型,脸上从来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寡然。不知道接了多少杯,直到胃部开始痉挛一般的疼痛。到这种程度他却仍然拒绝了帮助,坚持着自己打车回家。他的脚步虚浮却不踉跄,声音沉稳,大概也是同事能放心让他独自离开的原因,不如说他天生就带有这样的气场,给周围人带来莫名的安心。

他就是这样的人,从来不懂的该如何依赖身边人的关心。

 

依旧是空无一人的街道,雨点在灯光的映照下像飘飞的牛芒,助长了从四面八方侵蚀的黑暗。利威尔默默的走在路上,脸和手都缩在大衣里,只露出半张尖削的侧颜,脸上散发着不自然的热度,很不好受。

正待到了门口,街灯突然闪了一秒,一瞬间放大的光亮明晃晃的刺痛了眼睛,让他宛如猫一般绷紧了神经,紧接着突入其来的黑暗吞噬了一切。冷气混着雨水针一般扎进皮肤,只叫人感受到彻骨的寒意。利威尔用冰冷的手掏出钥匙,忽然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他身体颤抖着,低身去捡,脚下一别,却跌进一个宽敞的拥抱。

没有看清来者是谁,利威尔只觉得面前人的肩膀温暖厚实,整个脸庞都贴近了胸膛,感受到心脏强有力的震颤。陷入昏沉的同时,一双手臂穿过身旁,紧紧地搂住了他的后背。

 

男人弯下腰的动作太过勉强,索性就着半抱的姿势带他进了门。脚尖挨不到地面所带来的不安让他不住的扑腾,使男人不得不收紧了臂弯。他的动作小心翼翼的,像是在对待某件失而复得的珍宝。

酒精的后劲很足。利威尔闭眼躺在沙发上,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,四肢沉重的一动也不想动。衣服湿漉漉的贴着身,又冷又烫,他想自己应该是发烧了。

真是糟糕透顶。利威尔手肘靠在额头上,仿佛这样就能令自己好受一些,脑子还晕晕乎乎,可一瞬间的清醒让他打了个寒颤,冷意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悄悄爬上了脊背。

这个男人的身上带着一种可怕的熟悉感,不论是出现在此还是做出的种种,都令人感到可怕。细思极恐,利威尔艰难的撑起身,心跳加速。

心跳。

他忽然想起了那个怀抱,紧靠身体,两颗心脏透过薄薄的衣料跳动,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契合。那是一种不存在这个世界的振动,震颤着胸腔,形成共鸣。

就好像是—————

“你的衣服。”

沉稳的声音自上方传来。连他有洁癖这一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,利威尔伸出手,接过了男人手中的衣物。

他一直待在他的身边,从未离开。





评论
热度(6)